地铁映象
穿越时空 激荡心灵 中外诗歌名篇再进申城地铁

2010-10-14  来源:集团党办

穿越时空  激荡心灵

中外诗歌名篇再进申城地铁

 

申城地铁,成为中外名诗的栖息地。1014(今天)下午,由市政府新闻办、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主办,上海翻译家协会协办的“穿越时空、激荡心灵——中外诗歌进地铁”启动仪式在地铁人民广场站换乘大厅举行。20首中外诗歌名篇,走进上海地铁与广大乘客亲密接触。

为了进一步优化上海地铁的人文环境,喜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世博游客,展示中西文化的深层底蕴,促进中外地铁文化交流,中外诗歌进地铁活动精选了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巴西、葡萄牙和中国的经典诗歌共20篇,其中,中外诗歌各10首。这些诗作将在上海地铁网络的车站和列车车厢内进行展示,先期在涉博车站及人民广场、世纪大道、徐家汇、中山公园等重点换乘车站以广告灯厢的形式展示。列车车厢将以广告插片形式进行展示,各线列车车厢将逐步安装到位。

10首外国诗歌中,有中国市民耳熟能详的作品,如英国诗人雪莱的《西风颂》、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》、法国诗人雨果的《六月之夜》、巴西诗人莫赖斯的《至爱》等,其中,葡萄牙著名诗人萨拉马戈还是199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这些诗歌由复旦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、上海社科院的专家学者进行遴选,力求挑选出代表各国文化特色、适合在地铁展出并符合市民阅读习惯的诗作。为了让乘客更好地欣赏诗歌,相关专家还专门撰写了简短的赏析文字和精彩点评。

中国诗歌挑选了自晋代至清代的10首脍炙人口的诗歌,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(陶渊明《饮酒》)、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”(李白《早发白帝城》)、“会当凌绝顶、一览众山小。”(杜甫《望岳》)、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(苏轼的《湖上初雨》)等。

早在2006年,上海与伦敦就开展了“地铁上的诗歌”交流活动,选择了四首英国诗歌和四首中国诗歌在各自地铁内展示,取得了良好传播效果,广受中英乘客的欢迎。上海地铁作为2010CoMET世界地铁协会组织轮值主席,在3月的CoMET2010年莫斯科管理会议上提出开展“诗歌进地铁”活动的倡议。该倡议得到了两大地铁行业协会组织CoMETNOVA及其成员:伦敦、巴黎、莫斯科、圣保罗、里斯本地铁等地铁公司的积极响应和踊跃参与。今后,“诗歌进地铁”活动将在世界地铁协会的相关成员单位中陆续展开。

 

相关链接

CoMETNOVA两个地铁行业间开展“绩效借鉴”的非盈利性、国际性地铁运营协会组织,年客运量超过5亿人次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属于CoMET5亿人次以下的属于NOVACoMET组织成立于1994年,目前成员包括柏林、香港、伦敦、马德里、墨西哥、莫斯科、纽约、巴黎、圣保罗、东京、上海、北京12个城市的13家运营企业,基本涵盖了世界上最繁忙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。NOVA组织成立于1997年,目前成员包括新加坡、台北、曼谷、悉尼、巴塞罗那、里斯本等15个城市的运营企业,主要服务于中等规模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。伦敦大学轨道交通战略研究中心(RTSC)为这两个组织提供技术支持和管理。

 

中国诗歌进地铁篇目清单

  

 

外国诗歌进地铁篇目清单

 

雪莱(1792——1822),英国诗人。《西风颂》写于1819年,为其著名抒情短诗,也是欧洲诗歌史上的艺术珍品。它歌颂了西风摧枯拉朽、鼓舞新生的巨大力量,预言一个春光明媚的新世界的到来。雪莱歌唱的西风同时也象征着革命。全诗寓意深远,余味无穷,尤其是结尾两句,一百多年来成了人们广泛传诵的名言警句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华兹华斯(1770——1850)英国湖畔派诗人,他的诗歌灵感大多来自于对平稳宁谧的大自然的感情积累,文笔充盈着细腻的情感。这几句诗选自他的组诗《永生颂》,表现了诗人在儿童时代对自然界的一切影响反应很敏锐,大自然对诗人的心灵和精神产生重大影响,并帮助诗人感悟人生的奥秘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莎士比亚(1564——1616),英国作家,诗人。这几句诗选自他的十四行诗集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诗人热情赞美和执着追求一种至真至纯、忠贞不渝的理想的爱,它能够征服易逝的光阴,决不被风暴震撼,哪怕到灭亡的边缘也不低头。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语言精练、哲理丰富、音韵和谐,是世界诗歌宝库中一颗璀璨的宝石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普希金(1799——1837),俄国诗人。这首诗写于诗人被沙皇流放的日子里,表达了诗人在逆境中依然没有丧失希望,执着地追求光明,相信一切艰难险阻都会成为过去。全诗语言清新流畅,语调和婉真诚,因其既充满人情味又富有哲理,表达了生活的真谛,因而得到广泛流传,成为人们在逆境中激励自己的座右铭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莱蒙托夫(1814——1841),俄国诗人。《祖国》不仅是莱蒙托夫最优秀的抒情诗之一,也是19世纪俄罗斯诗坛上的名篇。诗人在诗歌里十分诚挚而热情地抒发了对祖国“奇异的爱情”,将自己对祖国真挚而深厚的爱和对俄罗斯大自然,对普通老百姓的爱紧紧地揉和在一起,是莱蒙托夫祖国主题的总结和升华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梅列日科夫斯基(1865——1941),前苏联作家、诗人、文学评论家。他的《象征集》和《论当代俄国文学衰落的原因及其新流派》奠定了俄国象征主义理论基础。创作了大量象征派诗歌,为俄国现代派文学代表人物。《沉默》透露出象征派诗歌的神秘色彩,将涛“声”和波“光”与“沉默”形成对照,笔法新颖,独具意象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维克多·雨果(l802——1885),法国诗人,小说家和剧作家,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运动领袖。《六月之夜》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诗,语言清新委婉,意境单纯而美丽,洋溢着浓郁的田园气息,似朦胧的梦境一般,温馨而又宁静。既有一份浪漫,又有一丝孤寂,可谓浪漫派诗作的经典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保尔· 艾吕雅(1895——1952),法国诗人。早期属超现实主义派,后加入法国共产党,是法国左翼文学家的代表之一。这几句诗摘自他1951年出版的诗集《和平的面目》,表现了作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对和平的向往。诗句洋溢着热情乐观的基调和浓厚的渴望和平生活的抒情气息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莫赖斯(1913——1980),不仅是巴西文坛和乐坛皆受人景仰的一代伟大抒情詩人和歌手、作曲家和词作者,还是著名外交官和剧作家。主要诗集有:《通向远方的路》(1932)、《形式与注解》(1935)、《女人,阿利娅娜》(1936)等。诗作《至爱》不仅语言清新,韵味丰厚,而且富有哲理。译者完美地将原诗的音乐节奏感用汉语体现了出来,使译诗读来朗朗上口。

(任一鸣 点评)

 

 

萨拉马戈(1922——2010),葡萄牙作家,诗人,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1966年,他出版了第一部诗集《可能的诗歌》,四年后又出版了第二部诗集《或许是欢乐》,两部诗集风格、结构基本上类似,题材主要是爱情、大海、烈火等,对现实生活中的丑恶和不公进行抨击,对人生作了执着追求。短诗《放在你的肩上》将生活中的一个寻常动作与命运联系在一起,语言直朴但意味深远,耐人寻味。萨拉马戈的成就主要在小说创作上,其长篇小说代表作《修道院纪事》被译成多种文字,深受东西方读者的喜爱。

(任一鸣 点评)